全球創新資源加速匯聚上海“這裡有初創企業想

发布日期:2021-09-25

  這幾天,時識科技公司CEO喬寧帶著他的團隊聚集在張江人工智能島,加班加點地進行設計導入,希望在今年第三季度可以完成全球首款類腦芯片的商業化落地。

  4年前,這家公司的前身在瑞士成立,去年在全球領先的科技公司默克的穿針引線下落戶上海,成功解決了資金和市場難題,最近已經和下游企業簽了意向訂單。

  如今,在張江,在前灘,上海生物醫藥領域的“創新生態”悄然生變。時識科技是這一轉變的一個縮影。一張實驗桌可能是一家注冊公司,一個十幾人的小團隊即將推出量產芯片,成立不到三年的企業成為跨國巨頭的穩定供應商……

  變化源自上海的全球資源配置能力再度升級——中外、大小企業協同,國際化人才匯聚,海外前沿技術與國內產業鏈緊密相連。有跨國公司的海外部門對當地創業團隊提議:“去中國吧,那裡可以找到初創企業想要的一切。”

  2017年,喬寧和導師賈科莫·英迪凡睿教授一同在瑞士創立了時識科技的前身aiCTX。創立不久,這家企業便吸引到了默克位於歐洲的戰略投資機構注意。“他們與我們電子科技領域的積極布局形成良好互補。”默克首席戰略官李伊莎非常看好類腦計算芯片技術的應用前景。

  “aiCTX成立后,我們就想產業化,但進展緩慢。”喬寧回憶,這其中既有資金問題,也有當地產業鏈不全、市場不夠大等方面的瓶頸。創業2年后,aiCTX運營資金捉襟見肘,默克戰略投資機構從全球視角提出一個解決方案:去中國上海試一試。

  隨后突如其來的疫情並沒有打斷這樁跨國創新合作。去年,默克戰略投資機構成功說服擁有類腦計算芯片技術知識產權的蘇黎世大學,獲得aiCTX更名為時識科技的允許,並將類腦計算芯片技術應用於中國市場。時識科技落戶張江一年間,走上前所未有的發展快車道:不僅在上海成立了與蘇黎世聯動的研發中心,招募了十幾位科學家,還在成都設立了運營中心,推進類腦計算芯片的產業化。“或許今年就能盈利。”喬寧說,等疫情好轉,很多目前暫時在蘇黎世辦公的外籍同事都想來中國長期工作。

  “跨國巨頭的高級職員來我們企業‘兼職’,可以幫助我們規避一些因慣性認知而導致的重大風險。”上海心光生物醫藥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李祥海說。

  也是兩年前,強生在上海設立了全球面積最大的強生孵化器。一批國內生物醫藥領域初創企業由此搭台,投入創新創業。“我在這裡找到了創業的所有要素,甚至一個人、一張實驗桌,都可以創業。”簽約進駐第二天,李祥海的公司就立馬租用了共享實驗室,購買試劑,投入驗証實驗。

  去年年中,15位來自強生醫療器材、制藥和消費品業務板塊和跨職能部門的員工,走進孵化器和強生亞太創新中心裡的14家初創企業中“兼職”,真實參與到初創企業正在推進的項目中,李祥海的企業就是14家之一。

  李祥海認為,對很多高科技初創企業來說,除了技術,什麼都缺。“強生員工的進駐,給我們帶來了跨國企業的戰略眼光。”

  和人一起來的,還有豐富的資源。孵化器中的公司在強生中國支持下,對接各類要素資源,為產品未來的臨床試驗鋪平道路。上周,強生孵化器傳來好消息:入駐企業Insilico Medicine推出的AI平台將被強生公司旗下楊森制藥公司用於楊森提出的多個靶點設計具有特定屬性的小分子苗頭化合物,這家公司2019年底入駐時,團隊隻有4個人。

  曾經,跨國公司與上海整體創新環境之間,存在一堵“無形的牆”。如今,隨著營商環境優化、知識產權保護強化,開放之門越開越大之后,這堵牆正在逐漸消失。

  疫情全球蔓延下,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上海致力於打造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和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戰略鏈接,這些都為全球大小企業在上海聚合創新資源創造有利條件。

  以生物醫藥領域為例,跨國藥企已不再滿足在中國本土研發創新藥,他們利用上海的開放優勢,扶持引進全球前沿創新項目,對接國內資金、人才和產業資源,一個個新的賽道應運而生。

  去年在上海舉行的第三屆進博會上,阿斯利康全球執行副總裁、國際業務及中國總裁王磊曾驕傲地宣布,阿斯利康已成功將優質的全球創新項目帶到中國。位於上海的阿斯利康中國總部,一邊鏈接海外創新資源,一邊輻射長三角腹地。去年至今,位於無錫的阿斯利康國際生命科學創新園裡,已有30多家國內外企業入駐。“引進世界范圍內的企業是我們的創園計劃,這件事並沒有因疫情而耽擱,海外企業紛至沓來。”王磊介紹,比如來自新加坡的全球最大的心電圖領域人工智能平台公司心安醫療成為無錫創新園首批簽約的海外企業之一,正式進入中國市場。

  “上海已經成為未來創新的策源地和重要推動力。而長三角等地區產業鏈完整,又有利於生物醫藥創新的落地。”默克在華設立的中國創新中心負責人表示,立足上海扶持引進全球創新資源,為跨國公司提供了一個跳出既定路線看未來發展的新視角。

  “‘開放式創新’中,我們看到了新的增長點。”阿斯利康方面介紹,一些引進來的初創企業都與其最主要業務可以實現互補。強生全球資深副總裁、中國區主席宋為群則表示,跨國公司與創新企業在初創期就建立緊密聯系,有助於雙方在中國市場加深交流與協作,從而共享發展、合作共贏。

  除了自身發展的需求,在中國市場擁有豐富資源的跨國藥企還成為政府平台與初創企業之間的橋梁,需求和供給獲得更好匹配。“如果沒有默克,我們可能都不知道張江人工智能島為我們這種初創企業提供了這麼好的辦公環境。”喬寧很滿意時識科技當下的辦公場所。李祥海透露,有了強生的平台,自己企業申請政府項目期間也會容易很多,“因為獲得了更多資訊,信息不對稱狀態被打破。”


    友情链接:
【此网站可出售出租】专业胶带设备生产厂家;设备采用大电机,运行平稳;采用四轴全自动交换卷取,连续收卷,生产效率高;适应范围广,适用寿命长,安全性能高。